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新闻 > 法院动态

“七年之痒”是真的吗?未婚同居有何法律风险?
杭州地区首份《婚姻家事审判白皮书》发布
发布日期: 2020- 09- 17 09: 00 访问次数:

  人们常说的“七年之痒”是真的吗?哪个阶段离婚最多?……9月16日,杭州市上城区法院发布杭州地区首份《婚姻家事审判白皮书》,总结梳理了近4年来法院审结的离婚纠纷、抚养权纠纷、同居关系纠纷等案件特点。

  据统计,2016年至2019年期间,上城区法院共审结婚姻家事类案件1460件,4年间审结的此类案件总量基本每年持平。数据显示,在离婚群体当中,婚后3至7年的离婚率最高;夫妻离婚后,由此引发的共同财产分割、抚养与探望权纠纷成为争议焦点。白皮书同时指出,男女非法同居具有极高法律风险。

  “七年之痒”确有其事

  小蔡与小冯都是80后,婚后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一家人原本生活温馨。但婚后第7年,小蔡突然起诉至法院要求离婚,原因是小冯性格多疑,不仅经常私拆他的快递,还不让他与其他异性接触,对他的生活及工作造成严重困扰。小冯不肯离婚,认为二人感情基础牢固,自己只是太过在意小蔡。法院审理认为,夫妻二人的矛盾多是因为缺乏理解和信任所致,婚姻中出现的困境仍有可能解决,最终驳回了小蔡的离婚请求。

  “两人结婚7年,蜜月期已过,双方的热情逐渐消退,缺点和差异逐渐暴露,若不能良好沟通,最终难免走向离婚。”法官高尚介绍,在上城区法院近4年审结的离婚纠纷案中,婚后3至7年离婚的最多,占比30.17%;其次为15年以上,占比 25.92%。由此可见,“七年之痒”确有其事。

  白皮书显示,近八成夫妻以感情不和为由起诉离婚;在诉讼离婚群体中,30至40岁夫妻最多,占离婚总人数的44.76%。

  近七成子女由妈妈抚养

  有房产的争房产,有孩子的争孩子,这是离婚官司中比较常见的情况。白皮书显示,夫妻离婚后,共同财产分割、子女抚养与探望权是产生争议最多的两个方面。

  王某与李某于2009年结婚,婚后育有一女。多年来,两人共同努力,先后在杭州、温州置办了2套房产。杭州的房产登记在双方名下,而温州的房产只登记在李某一人名下。2019年,王某以感情破裂为由起诉离婚,随之而来的还有共同财产分割及女儿的抚养权问题。因女儿自出生后一直和奶奶一起居住,考虑到孩子本人意愿,法院判决双方离婚后,将孩子的抚养权交给了父亲王某,母亲李某则支付每月1000元抚养费。杭州的房产双方各享有50%的产权份额,温州的房产归李某一人所有。

  不同于王某与李某的案子,在抚养纠纷案中,67.75%的案件最终子女都归女方抚养。绝大多数的女性主张抚养权并离婚后亲自抚养子女;而男性对于子女抚养少见执着。在很多由男性抚养子女的案件中,常常出现与王某一样的情况,子女实际由祖父母代为抚养。

  值得一提的是,在一些男女双方条件相当、双方均有抚养意愿的情况下,轮流抚养的情况也逐渐出现。“虽然这种情况比较少,但轮流抚养对子女的成长更为有利,是一个好的趋势。”高尚说。

  白皮书显示,在涉及共同财产分割的案件中,要求分割最多的是房屋,占比49.83%;其次是车辆,占比9.76%;其余为银行存款、股票等。这类财产价值较高,夫妻双方协商予以分割的可能性较小,通常会导致诉讼。

  未婚同居不受法律保护

  在年轻情侣中,婚前同居已成为普遍现象,但对于其中隐藏的法律风险,多数人却不曾考虑。

  小鲁和小妍是一对80后情侣,2009年两人搬到一起住,但一直未办理结婚手续。2012年小鲁买下一套房产登记在自己名下,2018年两人分手时,小妍起诉到法院要求对这套房产进行分割。小妍认为,当初小鲁购房时,自己曾出资5万元用于首付款,房子应该有自己的一份。但小鲁坚称,这5万元是他向小妍的借款,并非首付出资。因小妍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这笔款项为房屋出资款,法院最终驳回了她的诉讼请求。

  同居关系分为两种,一种是男女双方均未婚同居,另一种是已婚者与他人同居。在男女双方均未婚同居的情况下,一旦同居关系结束,可能出现同居关系认定难、财产混同难以区分的情况,由于双方没有婚姻关系的约束,付出较多的一方往往维权无力。而在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情况中,往往会出现原配起诉同居方和第三者,要求确认赠予无效、返还财产的情况,第三者可能面临“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情况。

  此外,我国法律对于同居关系并不保护,单纯对于同居关系的确认解除等纠纷,法院一律不予受理。

  (文内当事人均为化名)



作者: 记者 陈贞妃 通讯员 尚法

信息来源: 浙江法制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