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新闻 > 图片新闻

宁波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12台机器的“返乡”之旅
发布日期: 2020- 08- 26 12: 41 访问次数:

法官对部分机器设备进行查封。

    “太好了,真的全靠王法官,帮我们解决了大问题!真心感谢!”近日,浙江省宁波市某精密机械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方明(化名)连连向宁波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执行干警王冲致谢。价值70余万元的12台机器设备终于从江苏省宿迁市退回,方明悬了几个月的心也总算松了下来。

    货款打水漂,欠款单位人去楼空?

    数月前,方明正和宿迁一家智能制造科技公司的负责人吵得面红耳赤。“你们公司订的设备都送过去这么久了,说好年后就把余款付清,这都拖到五月份了,一分钱没付!”

    原来,这家科技公司2019年向方明购买了一批设备,仅付了部分货款,原定年后付清全款,但受疫情影响,公司资金链断裂,拖欠方明的70余万元货款没有着落。

    “拜托法院及时查封机器,被告现在财务状况很不好,据说已经在卖设备了!”眼看着70多万元就要打水漂,方明所在的公司赶紧向高新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宿迁这家科技公司支付剩余货款。此外,为了防止被告转移资产,方明还向法院提出保全申请,要求查封已经出售并交付给被告的十几台机器设备。

    疫情期间大家都不容易,方明也不想多出一事,但他听当地的合作伙伴透露,这家公司的设备这几天一直闲置着,没有开工,厂房大门紧闭,打公司负责人电话也始终得不到回复,因此怀疑他们是不是“跑路”了。

    马不停蹄自驾赴苏,现场遭遇一波三折

    “这是一起普通的买卖合同纠纷,但由于保全的对象是机器设备,必须去现场查封,恰好案件又发生在疫情防控期间,出行不便且存在风险,加大了本案的处理难度。”负责本案保全工作的干警王冲介绍说。

    尽管疑虑重重,王冲还是决定第一时间进行保全。5月19日,他和同事自驾8个多小时,来到650公里外的宿迁,在当地法院的帮助下,顺利找到科技公司,准备办理相关保全事宜。

    王冲乘坐电梯前往公司二楼总经理办公室,却发现公司内部的电梯都被铁门从外面锁住了。“难道这家公司真的人去楼空了?”紧闭的铁门让他心里咯噔了一下。三楼、四楼……果然都与二楼的情况一样,每一层楼的电梯都被铁门锁住。

    焦灼之际,王冲重新返回一楼通过消防楼梯往上走,二楼走廊空空如也,总经理办公室的门锁着,无法进入,敲门也无人应答。正当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公司的副经理朱女士出现了,她先是吃了一惊,但很快就明白过来,忍不住向法官诉起苦来。

    原来,受到今年疫情的影响,公司订单量急剧减少,很多工人都无法返回车间上班,四个多月来几乎没有盈利,但工人工资却每个月都要支付,这直接导致了公司资金链的断裂。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造成现在这个局面实在是因为公司没有流动资金了,员工工资、设备保养都等着用钱,我们也很难。”朱经理无奈地说,“其实买过来的机器大多都没有投入生产,即便启用过也是为了调试。”

    保全时的“多管闲事”,促双方握手言和

    “机器已经启用过是否会影响二次销售,有没有可能协商退还设备抵偿货款呢?”了解情况后,原本只是来保全机器的王冲本着案结事了的原则开始思考另一种解决方案。

    王冲拨通了方明的电话,询问是否愿意调解。电话那头说:“我之前想过这个方案,但毕竟设备已经运过去大半年了,有一个折旧问题,再说我也不知道现在设备是什么情况,既然法官愿意主持调解,那最好了,我现在就从宁波赶过去!”

    同行的同事劝王冲快办正事,按照原告的保全申请,查封机器设备,贴完封条、做完笔录赶紧返程,剩下的事情交给审判部门就行。可王冲不这么想,他认为既然原、被告双方都想调解,那就应该一鼓作气帮助他们促成和解。

    紧接着,他向这起买卖合同纠纷的承办人陈力笋详细询问了案件情况,以及退还设备抵偿货款的可行性与法律风险,并在心里形成了初步方案,打算待方明到了以后组织双方协商解决。

    次日一早,方明赶到被告公司,在王冲的主持下与被告公司的代表朱经理投入到谈判当中。“设备运回涉及运费成本我们公司不承担。”“二次销售带来的亏损要怎么算?”“留哪台退哪台到底要怎么定?”

    调解的过程并没有王冲想象的那么简单,谈了没多久,原、被告双方陷入了争议,协商工作几度中止。

    王冲眼见两人争论得越发激烈起来,一面做和事佬,让双方缓和情绪,一面要求朱经理带大家到车间,查看一下原告公司送来的设备目前到底是何状况。

    大家发现,这些机器设备确实没有使用过的痕迹,返还设备抵货款的方案存在谈判基础。在言明利害之后,双方暂定了调解方案:被告退还原告共计12台机器设备,由被告负责装车,原告负担来回运费、卸货及案件受理费,设备返还后双方无涉。

    眼看着案件即将圆满解决,又一个难题出来了:被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深圳出差且随身带走了公章,原、被告双方此时无法直接签署协议。

    王冲很快想到微信小程序移动微法院的线上调解功能,他将被告法定代表人引入移动微法院,由案件承办人陈力笋进一步细化调解协议,引导双方在移动微法院上进行电子签名,并制作民事调解书送达双方当事人。

    双方达成协议后,为了保障履行,王冲给12台将被返还的机器设备贴上了封条。“终于解决了!”王冲长舒了一口气,随即返回宁波。

    履约遇到新难题,保全法官再出马

    6月初,眼看着履约时间即将到限,方明却还没收到被告应退还的机器,他便联系了案件承办人陈力笋。经询问,得知被告还欠宿迁当地一家公司的货款,该公司几次上门催讨,阻碍设备装车,导致原本应该退还方明公司的12台机器设备无法成功托运。

    案结事未平,一波随风起。该买卖合同纠纷已经审结,但尚未进入强制执行阶段,法院没有发力点,如何是好?陈力笋一面找王冲商量,一面建议方明申请执行。

    很快,案件便进入了执行阶段,本可以委托宿迁当地法院代为执行,但申请执行人焦急万分。“宜早不宜迟!”王冲主动承担,再次赶往宿迁。

    到现场后,王冲耐心地向催讨货款的公司负责人释法明理,建议用合法的途径催收,或坐下来协商还款方案,或诉至法院诉讼解决,同时指出其阻碍执行的严重后果。催讨一方最终让步,12台机器设备得以顺利装车托运。时隔两个月,该案彻底了结。

    执行是维护法院权威、社会公信的必要组成部分,是实现当事人合法权益的重要保障。看似事实清楚、法律关系明晰的买卖合同纠纷从成讼、结案到事了,却也经历了不少考验。执行法官从保全开始就秉持“执行思维”,通过与审判法官之间的紧密互动、相互协作,找到矛盾纠纷的最优解法,不仅提升了案件质效,也收获了双方当事人的好评与点赞。



作者: 记者 余 宁 本报通讯员 郑金悦 董 怡 励宇栋 文/图

信息来源: 人民法院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