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新闻 > 图片新闻

宁波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善意执行,让他在绝境处逢生
发布日期: 2020- 04- 29 11: 26 访问次数:


法院对整套“满汉全席”雨花石进行查封。王 冲 摄

“满汉全席”栩栩如生。王 冲 摄


    对民营企业来说,通畅的资金链是确保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生命线。一旦经营不善、现金流受阻,很容易陷入失信漩涡。法院在处理该类执行案件时,如何善执惠商,既保障债权人合法权益,又促进民企健康发展?

    浙江省宁波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交上的答卷是善意执行、灵活施策。在一起金融借款执行案件中,该院始终维护双方当事人合法权益,秉持谦抑理念,充分考虑民企生存发展空间,以精细化执行“扭双输为双赢”。

    巨额欠款执行难

    2017年9月,老徐经营的某印染服装公司因资金周转需要,以实际控制的某热电公司及其个人为保证人,向宁波某银行贷款1000万元。近年来,随着环保要求不断提高,生产成本亦水涨船高。重压之下,老徐的印染服装公司被倒逼转型。在此过程中,由于经营不善,服装公司债台高筑。雪上加霜的是,老徐原想通过做些别的投资赚钱渡过危机,不曾想都以亏损收尾。多方压力之下,公司面临资金链断裂的窘境,宁波某银行的1000万元贷款仅还了几十万元,尚欠900余万元无力偿还。老徐个人及印染服装公司、热电公司随即被银行诉至高新区法院,经依法审理并判决后,随后该案又进入强制执行程序。

    老徐经营了大半辈子企业,一直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没想到70多岁成了被执行人。他自己名下的房子、车子都被抵押出去了,两家公司的土地、厂房、机器设备能抵押的也都抵押了,这笔900余万元欠款,老徐不知道拿什么来还。同样无奈的是这起执行案件的承办人王法官,他说:“案件标的额大,名下财产均是轮候查封,而且几名被执行人都不在宁波本地,非常棘手。”王法官沉下心来,除了轮候查封的财产之外,他多方调查,查询到一条线索,就核实一条。

    真假“满汉全席”

    2019年8月,王法官收到一条线索,称老徐的办公室内有一套价值不菲的雨花石“满汉全席”。王法官闻讯赶到现场进行调查,发现这套包含108道菜品的“满汉全席”惟妙惟肖,“酱爆螺蛳”“北京烤鸭”“东坡肉”“清炒辣椒”等菜式栩栩如生,让人不禁满口生津。然而,老徐表示这套雨花石是赝品,根本不值钱,查封拍卖也不过是浪费时间。申请执行人这边却认为是真品,觉得是老徐不舍得卖掉而找的托词。

    王法官知道,精品雨花石的价格连年翻番,原本几十块钱的石头被炒到几万元,一块蛋白石的价格竟能卖到8万元,如果老徐这一桌“满汉全席”是真的天然雨花石,那一定价值不菲。若是假的,那就竹篮打水一场空。“徐老板很务实,不像是会把假货摆到办公室来满足虚荣心的人。”申请执行人仍然坚持着自己的观点。总不能在真品、赝品上争执吧!王法官只得先将这桌“菜”查封了。

    柳暗花明“又一村”

    但是,雨花石并没有明确的市场定价,所谓“身价”也多是藏家随口报的,评估、拍卖程序又很漫长。王法官查到老徐名下的热电公司与国家电网之间有合作,就立刻赶到当地国家电网核实,发现该热电公司确实还有应收款项。不仅如此,热电公司跟电网之间的合作还在进行,每个月都将产生400万到600万元不等的应收款。这下,王法官心里绷着的弦算是松下来了。只要电网配合把款项汇至法院账户,本案的执行难题将迎刃而解。

    然而,在执行过程中,王法官又了解到,老徐的热电公司是当地县市两级政府全力帮扶的企业,虽其在电网公司每月有应收款可以结算,但该款受到政府监管并实行专款专用,若强制执行这笔钱款,势必导致热电公司下个月就无法经营,300多家下游企业和上千户老百姓的供汽供热都将受到影响,不利于社会稳定和保障民生。同时,老徐表示这些应收款大部分用于购买原材料、支付工人工资,他本人还表达了想要继续盘活公司的强烈愿望,如果这笔钱一下子被执行走,摆在企业面前的,就只有破产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握手言和促双赢

    一边是申请强制执行的申请执行人,一边是陷入绝境又想尽办法求生的企业。面对这样两难的局面,执行法官们多次开会讨论,权衡双方利益,考虑到强制执行应收款项,固然能加快案结,但对企业来说无疑是致命打击,同时欠款高达900多万元,也无法一次付清,可谓双输。“我们最终达成共识,还是以尽量减少对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不利影响为前提,除了保障银行的债权之外,也要让民营企业家专心创业,安心经营。”高新区法院执行警务局局长李佳说道。

    为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同时使该民营企业得以持续发展,王法官多次奔走于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之间进行调解,耐心向双方释法析理,分析利弊。一方面让老徐尽快核算成本,拿出切实可行的还款方案并将相关情况及时反馈给银行,一方面积极与银行沟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在考虑债权受偿的同时,尽可能为企业预留出必要的流动资金。

    经过王法官的不懈努力,双方就剩余欠款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先由案外人向银行代偿50万元,同时从热电公司在电网公司的应收款项中每月提取一定额度直接汇入申请执行人账户用于归还欠款。如此一来,银行每月都能收回一些欠款,老徐的公司每月也有钱款保障运行,法院成功“扭双输为双赢”。

    疫情当头再发力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给执行和解协议的履行带来了挑战。疫情防控期间,王法官主动联系了老徐,询问公司受疫情影响情况。

    老徐接到王法官的电话后,非常激动:“王法官,我正在为这事儿发愁,不好意思再麻烦您,没想到您主动打来电话。我们公司本来在2月初就应该开工的,受疫情影响到现在也没有复工,可工人们的工资该发的还是得发,眼看给银行付款的日子快到了……”老徐的困境与王法官预料的一致。

    挂下电话后,王法官又立即与银行代理人联系,建议原本达成的和解协议,暂停一期履行。次日,银行代理人在移动微法院中回复:因企业未复工,故同意本月暂停支付执行款。王法官收到该条留言后,迅速向电网公司发送通知书,告知2月份全部应收款由被执行人支配,无须汇入申请执行人账户,顺利解了老徐的燃眉之急。

    据了解,自3月起,热电公司恢复了对和解协议的履行。



作者: 记者 余 宁 通讯员 马欣宜 董 怡

信息来源: 人民法院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